突破口选错?戈尔Baggio夫修正先“禁酒”,3年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损失670亿

图片 10

原标题:俄罗斯规定:喝酒中的丈夫,神圣不可侵犯!

1985年3月27日,戈尔巴乔夫上任16天,刚过半月,他在思考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改革,从何改起?戈尔巴乔夫心里没数,他首先想到了“酒”。于是他经过一个多月的思考,1985年5月,戈尔巴乔夫颁布了《关于消除酗酒的措施》,从而成为苏联历史上第一个下令禁止饮用伏特加的领导人。

图片 1

俄罗斯人有多爱喝酒?先看几张照片。

图片 2

核心提示:早起喝一杯咖啡,疲倦时点一支烟,聚会时来一瓶可乐,你对这些习惯上瘾吗?其实,在你我对咖啡和烟草上瘾前,酒精、鸦片、大麻、古柯叶这些瘾品早已深深渗入了我们的生活。瘾品贸易盛行于一个饥渴心灵取代了饥饿肚皮的世界,五百年来,它对我们的生活渗入得有多深?从苏联到叶利钦,苏联几代领导人的酒精管制是个颇生动的例子。“澎湃新闻”经授权摘编了《上瘾五百年》中关于苏联的章节。

图片 3

俄罗斯好酒,特别是喜欢喝伏特加,这种酒是著名化学家门捷列夫的杰作,他为俄罗斯人提供了伏特加的秘方,甚至酒的名字也是他起的。在俄罗斯人眼中,酒是不可缺少的东西。公元988年,莫斯科大公弗拉基米尔公开称:“喝酒是俄罗斯人的一大快事!”因此,俄罗斯人嗜酒有很长的历史传统的。

在苏联,酒给人以翅膀

俄罗斯超市的柜台,摆满了各种酒。

图片 4

苏联卖酒海报

图片 5

勃列日涅夫执政时,苏联成为世界上白酒消费大国,据资料显示,1972年,苏联人均一年喝掉23瓶伏特加,1976年达到了28瓶。那时还没有哪个国家与苏联相比。即使现在,俄罗斯每年就消费七十多亿瓶伏特加加酒,平均每人喝掉四十多瓶。

原标题为:苏俄几代领导人如何与烈酒作斗争?

醉卧河边君莫笑,这就是俄罗斯男人。

展开剩余87%

简言之,烟酒的双重标准维持了大半个20世纪,名人显贵的行为确实对其寿命发挥了强化并延长的功劳。然而,遇上统治阶级的作为及意识形态与民间习俗背道而驰的时候,结果又会怎样呢?前苏联的烈酒管制经验是一个——其实是两个——极佳的例子,证明即使在中央控制的经济体制下,民众的反对仍足以挫败官方的意图。
酗酒与聚饮烂醉又成为苏联的生活事实,情形与帝俄时代相差无几

图片 6

伏特加酒名是“生命之水”,早在15世纪时克里姆林宫的修道院里,修道士就曾酿这种酒,但当时酒精需要进口。后来人们开始用俄罗斯产的麦子和山泉水制成酒精,然后再经过过滤提纯,形成了伏特加。

苏联共产党自从1917年执政的时候起,就想要关闭淡酒及烈酒酿造厂,并终止酒精饮料贩卖。卫生部长尼古拉?谢马什科有心照美国的方式实施禁令,曾夸口说:“我们再也不会走回伏特加的老路。”他认为禁酒之后,酗酒就会像旧政权一样衰退消失。1923年间,列昂?托洛茨基宣布,苏联共产党禁除伏特加酒乃是“作为工人阶级生活新表征的两大事实”之一,另一大事实是8小时工作制。

突破口选错?戈尔Baggio夫修正先“禁酒”,3年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损失670亿。海参崴著名的景点:酒瓶堆积成的玻璃沙滩。

图片 7

到了20世纪20年代晚期,政府结束了禁酒措施,重新开放国营的烈酒零售中心。俄国人之好酒,纵有监狱、警察、死刑伺候也遏阻不了,部分原因在于文化的惯性,饮酒的习惯——尤其是痛饮——根深蒂固于俄罗斯上下各阶层,在欧洲是天下无双;部分原因在于谋生,农民为了赚取必要的收入,只得把收成的作物用来酿“萨莫贡”;还有部分原因在于国家的税收。

跟大家说个故事。18世纪,彼得大帝提出无论贫富贵贱,私人均可酿酒。这一下,俄罗斯出现了全民酿造伏特加的宏大场面。彼得大帝还宣布了一道深受男人欢迎的法令:任何农妇如果在酒馆里强行带走她们正在喝酒的丈夫,就必须要接受鞭刑。喝酒中的丈夫,神圣不可侵犯!

俄罗斯人喜欢伏特加的另一个原因,与气候环境有关。俄罗斯人生活环境大都是寒冷地区,喝酒能使人取暖,更使人敢于和自然界斗争。在俄罗斯喝酒买醉是一种生活的乐趣。1942年,苏德战争前夕,苏联最高领导人就下令,每天保证士兵喝上伏特加酒,在苏联政府认为,喝完伏加就能打胜仗。

斯大林时代:卖酒的比卖菜的多

图片 8

图片 9

尼古拉?布哈林说过,与其让大家淹没在萨莫贡里面,不如借伏特加酒公卖来供应社会主义之需。1930年9月,斯大林指示官员们“公开直接以达到最高产量为目标”,官员们当然照办。到了1940年,前苏联境内卖酒的商店比卖肉类、水果、蔬菜的商店都多。

古代俄罗斯小酒馆

我们都知道,俄罗斯人喝酒不像其他欧洲国家小口品酒,他们喝时一口干掉。俄罗斯人的喝酒也造成负担,主要是消耗了大量粮食,使男人寿命缩短。据统计每年有近四万人酒精中毒死亡,成为人口负增长的一个因素。

于是,酗酒与聚饮烂醉又成为前苏联的生活事实,情形与帝俄时代相差无几。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酒类消耗量——包括国营企业的产品和萨莫贡——每年增加44%。按20世纪80年代初期计算,每人平均摄取的纯酒精量是40年代的4倍,80年代初的酗酒者也多达总人口的15%以上。

还有斯大林爱喝伏特加,更酷爱家乡格鲁吉亚产的白兰地,在他的示范作用下,苏德战争期间伏特加成为苏军的标配战略物资。为了激励士兵们不怕死,苏联国防部特别规定,前线的战士每天每人都能获得100克伏特加的配给。

对于俄罗斯人嗜酒的情况,苏联有位领导人葛罗米柯曾说:“我们要管管伏特加了,再喝人民就成酒疯子。”勃列日涅夫反驳他:“俄罗斯人离开酒什么也做不了!”

前苏联政府为了掩饰这种趋势,于1963年将伏特加酒生产一项从统计年鉴中剔除,不过他们忘了剔除糖的消耗量,糖是萨莫贡偏好的基本材料。1960年每人平均消耗约28公斤糖,到1979年增加到43公斤以上,其中大部分用在蒸馏酒上。

所以,如果你遇到俄罗斯人,很多俄罗斯人会很自豪地告诉你:苏联之所以能打赢纳粹,靠的就是两样东西:伏特加和喀秋莎火箭炮。

在沙俄时期,伏特加并不是随意喝,酒被彼得大帝垄断了,除了沙俄士每天能喝两大杯外,很多人难以买到。因为沙皇要靠卖酒得到战争经费。托洛茨基曾在他写的《伏特加,教堂和电影院》说:“革命的首要目标是解决工人的八小时工作制和伏特加专卖权。”

勃列日涅夫时代:“酒鬼有,酒鬼治,酒鬼享”

图片 10

十月革命后,苏联曾施行禁酒,但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撤销了。斯氏在苏德战争期间,彻底放开酒禁。从苏军与德军较量中,苏军能在冰天雪地中与德军战斗,伏特加起到作用。斯氏也钟爱伏特加。

勃列日涅夫主政的时代,前苏联政府成为名副其实的“酒鬼有,酒鬼治,酒鬼享”。前苏联政坛的人士和驻苏的外交官员都不敢和这位总理对饮,据说他的酒量大到惊人的地步,酒量能与他匹敌的唯一人物是只做了一年总理就死于肝硬化的契尔年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